發表文章

Translate

療癒日記 20220516

圖片
星期一之歸月亮所管,總捎來潛意識裡思潮浮現隱微卻龐大的影響力量。 今天一早醒來,朦朧攤懶想賴床之際,突然發現自己儘管疲倦想睡,意識卻比起連日悔恨交織傷心,糾結波濤洶湧,來得澄清許多。最令自己開心的是,總算想通了不過是一件兩個月前的無意失誤造成生活上或有未知困難,得額外耗費心神處理解決,卻不至於造成我生活意志低落,心情極度抑鬱和不斷持續偏執打擊自信心,也一再懷疑自己處理生活大小事情的判斷力和行動力。 #讓情緒與生活又失控的根本問題 在這些種種關於自己情緒失控,過度焦慮和自責習慣重返已然事實表象下的原因,仍一併全追溯到我經年累月的舊有創傷: 依舊不自覺希望獲得他人的認可或讚賞; 或由令個反向角度來說,我希望可能持續目前生活中的好表現+生活順遂,以說服別人我是夠好的,有能力的,所以大家會欣然同意讚賞並再次確認我所專心一意選擇的人生道路,是更正確的更棒的更適合自己的抉擇,而我也擁有充分實力將之付諸實現。 在急於匆忙解決問題和心情撩亂每一天的當下,我忽略了不論從以上那個觀點來行動,追根究底,我仍然太在意別人的意見和想法,也依舊無意識習於將生命主控權交付他人,裁判我的決定及行為,希冀獲得每個人的讚同,來反饋我的努力成果,自我價值和人生目的,而這些都是該全然由我自己支持決定和定義的。 正因為如此,我一整週內心侷促痛苦不堪。正因為如此,我又過份完美小心翼翼,到退回時刻在意他人(甚至陌生人對我的對話回應和看法)。正因為如此,我感覺自己毫無能力,生活頓失希望與方向。正因為如此,我沒一刻能安心休息,害晚一步落後進度就更無法解決問題。正因為如此,我深感羞愧,感覺自己哪兒又嚴重出了錯。也正因為如此,我害怕過去的歷史又將重演:鎮日活在滿足他人的希望與期待之中,討好與讓別人滿足快樂,追逐和完成許多我根本不在意或不想要的事物,然後到最後又憤恨失落無誤無望,只是無意義無緣由地在生命中重複盲目空轉。 #我的澄清思考 坦白說,經過一路改變生活方式療癒和努力築夢,我已經進步許多,也能夠更為獨立自主的選擇執行和相信自己的生命旅程。一切都在積極穩定地變好,朝著自己真正想要的方向前進。然而,偶爾在遭受意想不到和突然的挫敗時,因為驚慌害怕以及慣有的後悔及自我羞愧又乍然出現,這些直接的創傷連結也再次帶出一連串思維和情緒上的負面影響。羞愧和後悔,讓我立刻質疑起自己的選擇,也開始擔憂是否造成家人和身邊的人麻煩與擔憂?還

Sunday Forever: 遊歷阿姆斯特丹最大公園Vondelpark

終於等到雨神又乍然現身終結我連日中暑的第一天,在固定瀏覽網路訊息的時間,意外發現一幅阿姆斯特丹最大公園Vondelpark 從高空中拍攝的魅力俯瞰照,感到一陣突然驚喜,也憶起那年意外成行的荷蘭行。 身為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佔地最大 、 也是最舉世聞名的公園,Vondelpark在Covid-19疫情前,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地上千萬的旅客。除了腹地廣大的青蔥綠地載負景緻優美的自然生態區之外,公園裡還設有露天劇院 、饒 富歷史意含的雕像群 、 運動場,以及數個乾淨安全 、極適 闔家歡樂的遊戲區。 2019年初,男友的小妹遠嫁到荷蘭,年底前甫生產,給了我們絕佳理由,在聖誕節前後又能出遊重逢。男友和我一向喜愛的旅行方式,是那種假裝居住當地一段時間的深度慢活: 如此一來, 在調整微量工作之外,能夠沒有壓力 、 輕鬆閒適地遊歷當地各樣異國風情市集,避開標竿景點人潮擁湧現的嘈雜時段,杜絕趕場而細細探幽走訪巷弄街尾,品味鍾情的道地美食。當然最重要地,勢必也得跟著當地居民參與節日慶祝及活動日常,才更能真實貼近感受他們特別獨一無二的生活脈動; 小妹老公的一家人就是我們現成的導遊和遊歷顧問。 拖了兩年多,最近深覺想把過往所有國內外出遊的照片和心情,逐漸適當記錄及分享。 說不出來為什麼從前大多不做或難以繼續。但恐怕也源由於自己幾十年來被無意識養成的冒名頂替症候群(Imposer syndrome)+慣性討好( chronic people-pleasing),讓我經常怕為引發別人負面情緒(諸如: 嫉妒 、不開心、 惡性比較等),而收起快樂或壓抑自己真實的情緒反應; 再加以喜歡神秘隱私,造就了我很少能就這麼坦然分享旅遊經歷種種。另一方面,那股因認定工作產能=生命價值名不正言不順的破壞性自責感,也經常讓我每每一想到放鬆休閒,即無來由倍感罪惡,即便在辛勤工作長時間之餘終於得以犒賞自己一個美好渡假時,也不例外。 透過這幾年持續療癒,和有意識調整生活方式與人生目標,我逐漸學習並留意到:每個人的人生道路或有交集,可都也是全然獨立的,各有其自然起伏。當我在辛苦挑燈夜戰辛辛勞,或為人生偶有迷茫失落之時,多半他人也是玩享樂到半邊天去了。追尋快樂和穩固自我價值,本都是每個人應(值)得的。況且人的感受和反應及批評判斷都是來自於原本/生的生活經驗。相對來說,能開放邀請新的知識和觀念進入生活命的人,自然也想採探索和欣賞

#TBT 新聞筆記 20190421

圖片
很高興看到現在有越來越多台灣製播的連續劇或文章撰寫,劇作家及作者開放性地去鉅微觀整合討論很多事情的發生,不再是輕忽歸結成單一的線型因果關係導致。一件縱使看似再簡單不過的犯罪或自殺案件,背後往往都可能有更多錯綜複雜的成因、環境影響,以及人為因素間接、直接混合造就。  我們長久以來的教育和文化追求一種不合時宜非黑即白、是非好壞標準過於絕對的價值觀,在虛擬交錯實際、灰色過度地帶難真正裁定對錯的今日,亟待討論與調整。 大家共同信仰和分享的傳統價值觀有其存在的重要意義,但非必要永遠固守盲從。隨著時間變遷,我們需要一起放下成見和絕對的恨與歧視,試著學著以多元(重)的管道和觀點,來抽絲剝繭面對,解讀並解決每個不一樣或相似現象背後真實的複雜關連成因,來可能預防下次悲劇/慘案再接連發生。 好和壞都是相對應客觀的存在,100%的好人、聖人難當,也幾乎不存在。任何一再發生相類似案件或事件,從來都不單只是將加害者或被害者壁壘分明劃界、再選邊站這麼簡單; 事情真相也不是籠統以患心理疾病標籤就能輕鬆三言兩語解套閉案; 該療癒的傷口不會因為別開頭假裝視而不見就憑空消失。劇中提及的病識感,是我們社會裡很缺乏的概念; 我們喜歡或習以有洞補洞的草率解決方式來處理問題,嫌追本溯源逐次改善浪費時間金錢,結果往往要等到事情糟糕到不可收拾,才願意正視問題開始審慎以對,反倒得支出浪費更多。 愛和同理心也許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但却是開啟正向對話與集思廣義循出解答的關鍵金鑰匙。外國有句俚語說put yourself into someone' shoes, 穿別人的鞋自然不舒服,但最起碼我們就不會只定定站在自己的位置,憑空臆測或扭曲他人狀况和心緒。況且換一個角度,也許更能了解我們認定執著以為的事實表象,可能並非如此,也通常不循著1+1=2邏輯般的清楚簡單。 前幾天看到最喜歡的藝術家達利(Salvador Dali) 的一禎名畫,荒野上乍看兩方軍隊披甲上陣,在黑暗之中激烈廝殺,戰火燎原。再經仔細一窺,看得到一個端坐身軀只顯示胸部的性感雕像,缺了腦袋猶如一具冰冷死屍,作品標題名為"Paranoia"(偏執狂、妄想症)。達利擅長透過一幅作品同時創作兩樣雙重影像,映襯著背景,虛虛實實透出模稜兩可卻又別具真實的意涵。 人生所謂的事實(fact)多不是百分之百的真相(truth),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空

#TBT 過度思考的忙盲茫 20220331

圖片
前幾天臉書上,跳出了5年前關於在notes裡撰寫文章的記憶。不得不小抱怨一下,大企業都還蠻迷惘擅長在多年後,根據某些偽民調,取消最佳明星商品或者人人喜愛的服務品項,刪除臉書notes功能就是其中敗筆之一 。不過,所幸回憶的功能還在,依舊定時帶出以往的notes文章,才得以看到這篇自己多年前的心血佳作。尤其在最近陷入好久沒來一波的人生低潮中的低潮帶時刻,讀自己特殊筆法的溫馨警語,有種很自我理解的從容與感動。 藉由文章,我靜靜回看 、 感受了當時侷促不安歷經的困境和怎樣過度思考的脈絡,再到如何找尋管道和方法,儘快幫自己澄清及解決問題。這同時,我也真正第一次看見自己這些年下來,透過更多豐富的悲歡生命經歷、療癒功課、心靈/靈性練習與成長,所累積得到數不盡痛苦併著幸運的大小生命轉變,也更無所畏懼+毫不羞愧地,漸趨成為那個真實美麗的自己。 連假前,送上最近最喜歡 、最富自由氣息和生命力的名言,"Keep some room in your heart for the unimaginable." 出自美國詩人Mary Oliver的輕透直率語下,提醒我們:當握得太緊,或只願以自己能懂得或曾經驗的方次偏執駛著人生列車,我們頓失了能迎接從未能想像到的幸福和快樂的機會。  *********************************************************************************** 返台剛巧屆滿兩個月的我,試圖匆忙中卻又忙不迭地試著安下心來,啜飲著本日咖啡續杯第 3 杯,細細回憶、空白咀嚼著兩個月以來每日身心回復的高潮起伏。雙魚座的我本就纖細善感,似乎不經歲月歷練而有多麼的顯著改善。唯一隨著時間慢慢沉潛而頗讓我有所收穫的,大概就是自我接受吧 : 不論好或壞,悲傷逆境或者大順遂滿貫,我還是我,不會因為外在和別人的眼光曲解或重塑自己原本的模樣,內外皆是;而生活總是在你拭淚和大笑總和的瞬間,悄悄地、無聲無息地從容掠過。 這些年來,在幾個很不同的城市裡居住漂流,遇見與邂逅好多精彩的人事物,激起了不少生命中精采的火花,一如流星殞落前的秒殺美感。儘管多半只能擁有一次的失落常縈繞我心裡久未散去,可我的理性左腦倒是很爭氣地總能適時牽絆我的感性右腦,以防它無止盡浪漫腐蝕發酵。學習珍惜過往卻不耽溺,把握當下而不受困於過度生命中的

Reflect 2012 vs. 2022

圖片
10 years ago, I probably still didn't come to realize what I wanted for life, so all that I devoted to, worked hard on and manifested is to flee away from Taiwan AGAIN and luckily meet someone I love in New York to choose me, to validate my values. And then, I'll be fine and we'll both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the best part is I'll never need to come back to Taiwan, the most bleak place filled with merely pains but no hope at all.  I saw those sentences from a journal which carried lots of my tears and sorrows in 2019 when I first went o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tries to work with a therapist.  Determined and goal-oriented, I did make it to go back to New York  7 years ago , although with all those unheated wounds from my childhood traumas and a series of unsolved traumatic events in the past, I only sought love as a means for escape, a cure for mending all my wounds. When I finally thought I found the person, I gave him all my heart immediately and dropped everything I